方世培,名徽石,字世培,福清镜洋镇西边村茶山自然村人。生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卒于光绪十二年(1886年)。他勤学苦练,以白鹤拳为基础,运用五行相克的关系,开创了中国南拳拳种之一的“宗鹤拳”(也叫“纵鹤拳”),成为一代宗师,扬名海内外。

中国近代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林琴南曾跟随方世培习武,并将方世培的事迹及趣闻轶事写入《方夫子遗事》及《技击余闻》一书。

方世培故居

方世培乃书香门弟,父亲文武兼修,兄长进士出身,世代以耕读治家,练武为乐。方世培深受父亲和兄长影响,少时就在齐云山下的天竺寺边把玩武石,舞弄大刀、枪棒,精通各种兵器,熟悉武功套路。

据记载,方世培“幼既敏而好学,尤嗜技击,力练鹤法,受教名师,均惊其为廪异。练功之余,喜审飞禽走兽搏击之态,对武艺更有所领悟精进”。方世培“年甫弱冠,典中武举,无意于仕途,遂云游各地,寻师访友,探研各派拳艺”,最后自创了富有地方特色的拳种——“宗鹤拳”。

在福清齐云山下天竺寺边长大的方世培,少时为家中放牛,走遍山川溪流,自得山海之灵气。他最喜欢观察飞禽走兽搏击之态。一日雨后练功时,看到寒鸦淋雨,在树上抖动羽毛甩出水珠,而树干竟为之动摇。又看到灵犬落水起岸,身子一摇,水珠随之飞溅干净,深有感触。之后,他又经常在池畔审视鱼虾轻盈灵巧、进退有方之生态,白鹤动静相宜、虚实分明、刚柔飘忽,以寸劲节力之动作,顿悟出轻捷与弹性所产生的无穷力道,于是结合当地拳种、武技,创造出一套从心法到技法都很独特,俗称为“虾法狗宗身”的全新拳术——“宗鹤拳”。方世培还精通各种兵器,善弄大刀、枪棒,其招式均从宗鹤拳的要诀衍化而来。方世培的练武石重达122.5公斤,至今仍存放其祖厅之中。

方世培故居

《技击余闻》是林琴南的笔记体著作,书中所记大都是闽中拳师的轶闻琐事,尤其对方世培的记述颇有神采。据其描述——

有一次,一个叫陈俶玉的年轻人到福州“望潮楼”要求方世培教他武艺。方世培劝告说:“你体干薄劣,一接触我的拳头就会飞至丈余。”陈俶玉不信。方世培轻轻一出手,陈俶玉便“如飞鸟腾逝,坠地幸无苦”。陈俶玉对方世培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一次,精通剑术的外地人李某住在“望潮楼”。方世培很欣赏他的剑术,但李某却对方世培不以为然。一日,李某在方世培面前夸下海口:“我的拳术天下无双,无人能敌。”可两人交手未经一合,李某已中了方世培的“水手”,“腾掷丈余,匍匐不即起”,愧疚地下山而去。有一个夏天,方世培与林琴南在室内聊天,突然来了5个无赖,从背后袭击方世培。单衣草履的方世培“陡运气,而五人已仆于殿上,其一则倒跌而下,首几触铁镬死”。方世培有一个叫王陵的高徒,有一次在酒酣过后竟要求与师傅对打。只见方世培“忽骈三指,置王陵胸,(王)陵肝鬲间如沃沸汤,声息皆渺,如死人……(方)先生笑曰:‘孺子不自量。’即出小丸药合水饮之,立苏”。

方世培的老家茶山自然村盛产花生,经常有牛来而食之。有一次,他“出户驱牛,牛弗行。鞭之亦弗动。(方)先生忽以拳抵牛,牛大奔至岭上死”。后来,人们将牛宰杀后发现,原来它的肝脏被方世培击破了。方世培因此名噪一时。

作为宗鹤拳的创始人,方世培的一生引起人们极大关注,他已入编《中国武术名人辞典》。如今,宗鹤拳已流传到美国、日本、东南亚各国及台湾等地区,弟子已逾百万人。2007年,福清宗鹤拳协会成立。同年,宗鹤拳列入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附:宗鹤拳简介

中国武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与华厦五千年文明风雨同行,作为中华武术南方一大流派的宗鹤拳,其起源可追溯到150多年前,于清道光年间,始创祖师方徽石,字世培,福建、福清茶山人氏。1834年(清道光14年)出生。世代书香,幼既敏而好学 ,尤嗜技击,力练鹤法,受教名师,均惊其为廪异。练功之余,喜审飞禽走兽搏卫之态,对武艺更有所领悟精进。年甫弱冠,典中武举,无意于仕途,遂云游各地,寻师访友,探研各派拳艺。

宗鹤拳发源于福建省福清市镜洋西边茶山自然村,座落于福清的齐云山、永泰的天竺岭,闽侯的虎头山的三座山峰的交会之处,距福州市42公里,北临闽侯县,西临永泰县,南距南少林寺28公里,东临闽侯县,遥望镜洋东升村五子岩,周围有琯口太平寺,西边天竺寺遗址,西山寺遗址,石竹仙山、瑞云宝塔,龙江古桥,瑞云石佛,黄檗名刹等诸多名胜古迹,国道福厦公路与高速路在东西纵贯南北,也是古时代上京的必经之路,纵览自然村的西边峰峦叠翠,万顷丛林,生态环境优越,革命老根据地曾经就设在这块土地上,构成了武术民间文化和传承的特殊地理环境。

福清宗鹤拳是中国民族得以繁衍昌盛遗留下来的一个优秀传统体育健身项目,在各个历史时期,有其不同的作用,宗鹤拳是与自然,与人的斗争中萌生和发展的,具成为不可减少的武术拳种,在抗击外部侵略,维护国家主权,民族利益中,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当今它具有健身、防身、修身的特色是不可磨灭的,且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宗鹤拳能滋生繁衍,常盛不衰,有其自身的存在价值,它不仅是个技艺问题,而且是一种文化现象,是经过千锤百炼凝聚而成的一种优秀的传统文化。

相关链接>>>>

清代珍贵牌匾现身福清 为宗鹤拳祖师方世培遗物

宗鹤拳祖师方世培的后裔在整理其位于福清镜洋的故居时发现一块珍贵牌匾,经确定为方世培的遗物。该牌匾为木质结构,长约192厘米,高约86厘米,上面的字虽已脱落,但依稀可辨为“耆德可风”。据方氏后裔的一位老者介绍,他小时候见过该牌匾,上面的四个字为镏金字,落款是“……省巡抚……普院……”等字样。后来,镏金字被人撬走,牌匾也不知去向。

据方氏后裔方长玉介绍,他曾在电视中看到北京科举匾额博物馆曾保存类似牌匾,上面的字也是“耆德可风”,且字体相似,足见这块牌匾十分珍贵。据福清政协文史委员林秋明介绍,该牌匾乃清代福建最高行政机关用来褒奖方世培的赠物,它的发现对研究方世培及宗鹤拳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方世培祖师之墓和宗鹤拳传人 左方长玉 右方长灿

首页时政